扮演父母
你的位置:首页 > 扮演父母

成都租父母,亲生爸爸没法陪伴的时候,找临时爸爸代劳吧

2021/4/17 17:33:54      点击:

91租临时演员共享爸爸租赁服务,这些共享爸爸们的技能各异,不仅可以陪伴孩子运动、玩纸板、帮忙摄影,还能参与DIY、烘焙等各种亲子活动。总之就是亲生爸爸没法陪伴的时候,他们都代劳了。

共享经济越来越盛行,自行车,汽车,雨伞,充电宝等等,只要能公用,绝不用自己的。“共享”看似已经成为了一种产业,不过也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拿来共享。前几天,一一爸在微信里看到一个小程序:“共享爸爸”。


当丧偶式育儿成为常态化时,妈妈和孩子已经不习惯爸爸的存在,爸爸也在家庭教育过程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,只需要坐享其成和为家人买单就可以了。至于日常需要爸爸出现的时候,倒是可以找个完美的“共享爸爸”来解决。亲爹掏钱雇一个假爹来代替自己,或许并不是一个笑话。

男人不易,爸爸更不易

事实上,现如今越来越多的男人想要参与家庭教育过程,只是事业上的压力让他们喘不过气来。“996”的工作压力让人无法顾及工作以外的事情,也不是每个家庭都能实现财务自由,不看老板脸色,更不要提那些奋斗在一线城市,孩子只能当留守儿童的家庭。一边是事业,一边是家庭,可似乎没有一种工作可以让男人不加班不应酬,准时下班在家陪老婆孩子。

知乎上有一个问题“什么样的人,是最爱你的人?”其中一个高赞回答是:“愿意你为你花时间的人。”现实状况是爸爸们真想为爱花点时间,却真没有时间,只能找个共享爸爸来顶替自己爱孩子。男人不易,爸爸们更不易。

上一季的《奇葩说》,有一期辩题叫做《爸爸每周陪伴孩子低于12个小时,就被取消“爸爸”称号。你支持吗?》,这是一个有意思的辩题,事关亲爹的身份问题。但无论是否取消,爸爸在血缘关系上的定位都是不变的,取消了也还是你爸爸,你也不能把共享爸爸当自己亲爹。

更何况,共享爸爸只能暂时代理爸爸的角色,孩子真正需要的陪伴和情感投入,是长久的且不可替代的。而且每一个家庭的情况都不太相同,有的人需要爸爸陪伴,有的人反而不习惯爸爸的存在。有的爸爸始终陪伴,一边玩手机一边看孩子自己玩,孩子玩累了,自己也看累了,这样的陪伴毫无意义;有的爸爸真心想参与,但因为工作性质,没有时间照顾子女。

如果只是一个个例,倒也好解决,但现如今似乎是一种社会常态。男人疲于奔命,为孩子赚奶粉钱;女人劳于照顾家庭,却批评男人没有参与育儿。事实上不是男人女人的错误,而是我们整个社会某一方面出现了问题。

我们的舆论一边谴责家庭教育中父亲的缺失,一边讴歌为光荣事业奔波不顾家庭的模范代表,比如军人、警察、消防员、科研工作者等等。我们似乎是在鼓励这种缺失的典范,就如同二十四孝中“埋儿奉母”本来就是反人类的,根本不应当被歌颂。更多时候,应当思考一下如何避免这样的模范案例,让亲情不再缺失,才是“共享爸爸”这个广告带给我们的话题意义。

在《奇葩说》那一期上,如晶谈到父母子女的关系,非常触动人:“父母是孩子前半生唯一的观众,孩子是父母后半生唯一的观众。”在共享时代下,什么都可以共享,除了爸爸。无论谁当观众,重要的是这个过程中,我们并不需要共享爸爸这个临时演员。家庭中的每一个角色,我们自己可以扮演好。